2019年4月20日 星期六

佛法聖跡 – 聖跡一

佛法聖跡 – 聖跡一

世界奇聞 – 天降奇蹟烈日當空無滴雨 木棉樹降香雨能聽話

轉載自 金門晚報 2002年元月29日
美國某地發現一棵木棉樹,下了幾場雨,第一天從早上八點一直下到晚上八點持續十二小時不停,圍觀群眾甚多,當日天氣晴朗,烈日當空,在此之前已有二十多天沒有下過一滴雨,因此下雨前樹枝是乾的,但奇怪的是,樹枝密布但雨卻不落在樹枝上,而且雨滴芳香撲鼻,形狀細長如松針,還會斜著下,可稱為世界奇蹟。
這場不平常的雨是從方圓大約一丈寬沒有半片樹葉的木棉樹密布的枝幹間落下來,緊捱著木棉樹旁的樹,不論是有葉子的,還是枯枝,竟然都沒有下一滴水;最神奇的是所有落下來的雨水非常密集,但卻沒有一滴滴在木棉樹幹上,也沒有一滴是從木棉樹的枝幹上滴下來,而是從木棉樹的枝幹與花朵之間突然出現,閃爍著白光,且異香撲鼻,在場圍觀的人仰望著下降的雨滴,有的捧著雨放在口裡,有的拿來擦傷口,有的抹在頭頂上,口中不約而同的說,「好香!」不一會兒,眾人的衣服都被雨水打濕了,這些圍觀的人有著名的大活佛、著名的大法師、法師及一般民眾。
about0601據在場看這場不凡之雨的大活佛說,木棉樹坐落的大別院住著佛教界的泰斗,最著名的女法王和幾位大仁波切、大法師,有位非常知名的大師那天早上八點與女法王帶領大活佛、及法師們到大別院的廣義草坪上檢查工巧明的技藝,一位弟子抬來一張籐椅放在木棉樹下,這位大師就在籐椅上打坐。 記者和一群居士、法師在仍在降甘露水的木棉樹下仰望觀察甘露如何降下,同時臉上、身上均沐浴在從木棉樹枝幹空間無中生有所噴出的芳香無比的甘露水。
在旁檢查工巧明技藝的活佛法師突看到天上出現祥雲籠罩木棉樹,眾人大驚,馬上趕到木棉樹下,發現大師正在打坐,他門同時發現木棉樹枝幹交錯之空間開始降著密集的雨點,而其時此樹外的地方都是晴空朗照,沒有半點雨點。
法師們說這是聖蹟的展現,趕快拿攝像機來拍吧!過了半刻鐘,攝像機取來了,大師從座上站起來說:「這是甘露水,是會停的。」,話音甫落,雨就停了,接著他又說:「甘露水將繼續降到晚上八點。」話剛說完,雨又開始從此木棉樹上方降下,大師又說:「你們想不想看別的樹也會降甘露水?」眾人移到二十餘米外,葉子也已掉光的楓樹下,香雨也立刻從此樹降下。
此時女法王高聲讚嘆:「弟子們啊!大師在此樹下坐一會兒就降此甘露,大師是何等聖德可想而知了!」大師就說:「我有何能何德,此地乃女法王聖母的住所,才有如此功德,為何全世界沒有第二個地方下此甘露呢!」當日僧眾、活佛就從早上八點守到晚上八點,直到甘露下降結束,此時大師和女法王又通知明天早上八點再來觀禮,將會有續降甘露的現象。
我本人是第二天隨著一群居士和出家人前去觀禮的,果然如前所,神奇無比,我親臨樹下仰頭登望,臉上、身上、口中都沾著甘露水,確實異香撲鼻,不是普通香水能與之並論,就在萬里晴空,甘露水續降的情況下,我和眾人摸樹幹、樹枝、花苞竟都是乾的。到訪者之中一位台灣人和一位美國人對此情形產生看法,他們爬到樹幹高峰去詳細探查,結果發現,樹枝全是乾的,也沒有任何蟲子,雨點是由樹枝交錯空間憑空出現,或噴或灑,且繞乾枝幹而過,他們實在無法解釋這現象是怎麼發生的。
尤為奇蹟的是,我正準備拿出照相機捕捉此一歷史鏡頭時,一位法師說:「妳不必拿相機,這是拍不下來的!」我站在媒體工作的立場,並不放棄捕捉此一歷史鏡頭的機會,可是確實如法師所說,相機失靈快門按不下,我換了新電池也無法施展功能。此時一位法師說,趕快拿去請女法王或大聖者加持一下吧,我們昨天拍下的鏡頭就是通過加持,機子才能開動啟用的。此時一位徐小姐說:「我的機子已加持過,妳拿去用吧!」實在太奇怪了,這機子拿在我手中就可拍照了。
攝影機當場拍下甘露水穿過樹枝降落的情形,且拍下大師及女法王在樹下及草地上對大活佛、大法師、法師及在家居士開示的鏡頭。
這位女法王和大師極為自謙,不願意法號被拿去公佈宣傳,當然也不願私宅變觀光點妨礙修行。叫雨下就下,叫雨停就停,展現如此大的超能力,但這位聖德大師卻極度謙虛地說:「我一生修持甚差,有何資格揚名於世?」翌日,仍舊是烈日當空,為了比較一般下雨與前述天降甘露有何不同,記者和一群居士、法師又到木棉樹下,一看枝幹仍是乾的,就在眾人圍觀下,一人拿蓮篷頭接水管噴此樹,噴了好一會兒;結果才噴水,沒有葉片只有花苞的木棉樹和樹幹就開始滴水,不到十二分鐘水就滴完了,怎可能連滴十餘小時不斷?樹幹樹枝都是濕的,仍有一些水滴掛在枝上下不來,用竿子彈打,一部份水滴被彈下,一部份水滴仍彈不下來,這現象說明,如果香雨是用水噴的,不消十多分鐘水就會滴乾,而且樹枝樹幹都會打溼,怎可能連滴十餘小時不斷而連一點水氣潤度都沒有?
從拍下的錄影帶作比較,水滴與甘露水的形狀,完全不同,水滴是上小下大,甘露水則如松針,頭尾一般粗細,且帶著光芒,從拍下的影片上可看到,甘露水降的方向不完全是垂直的,竟有斜著下的,好似自動避開樹枝降下來,難怪枝幹在甘露水降了十多個小時後連一點水氣潤度也沒有,這現象完全不合科學常理,只能說是,世界奇聞、歷史奇蹟!

佛法聖跡 – 聖跡二

佛法聖跡 – 聖跡二

真正佛教的正法在美國展現 七支聖境眼前現,證量取水真浴佛

西元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六日,農曆四月初八,釋迦牟尼佛誕生日。美國的陽光異常明媚,在一所道場的草坪上,一個龐大的藍色帷帳圍成的莊嚴壇城中,來自世界各地的大活佛大法師大居士齊聚一堂,一場殊勝空前的「勝義浴佛法會」正在舉行。這可不是人們在寺廟裡見慣了的普通唱誦世俗浴佛,盡一份恭敬心而已,這是真正正宗的浴佛盛會,是必須以佛菩薩證量感召而聖境顯現的「勝義浴佛法會」,那是佛陀親臨、護法菩薩顯聖、天龍八部喜笑天空,有各種世人無法想見的聖境出現的法界盛會。主持法會修法者,正是顯宗、密乘金剛總持益西諾布大法王。
法會分內外二壇城,內壇城為中央浴佛城,外壇城為法界悉地。參加法會者高僧大德雲集,內壇城有阿寇娜摩大仁波切、扎西卓瑪仁波切、隆慧法師、覺慧法師、達格貢拉仁波切、波迪溫圖仁波切、魁智法師、若慧法師、慈仁嘉措大居士、妙空法師、寶蓮法師等。外壇城有伏藏汪怙大仁波切、嚴隆大仁波切、阿王諾布大仁波切、康欽大仁波切、喜饒直奔噶仁波切、益西堪布、慈空法師、法海法師、慈心法師、浩凌法師等。
法義規定,勝義浴佛法會的宗旨必須以浴過佛的法水,以證量取之浴天,以說明佛陀加持諸天、天龍八部、七眾弟子,所以必須圓滿「證量取水」,否則不為勝義浴佛法會。本次法會並且圓滿了「七支聖境」,七支聖境顯現即:一、風慶壇城,二、樹空花雨,三、法器顯聖,四、雲作傘蓋,五、天龍喜笑,六、活佛授記,七、法水收色。「證量取水」成功是法會至關重要的內容,是勝義浴佛法會之關鍵「勝義」所在。就是說浴佛所用的三至五千磅重的法水,浴佛完畢後必須用來浴天,即沐浴仙界諸天,浴天時,須將法水從浴佛蓮池轉取至下方的浴天池內,取水不可人體觸水或用世間容器盛取,因為人體及世間容器染有不淨塵垢,只能整體抬起傾倒,而這麼沉重的法水將如何倒入浴天池,就要靠與會者的佛法證量了,而最多不能十人參抬,否則視為非勝義浴佛。若不能成功將法水倒進浴天池浴天,無論法會出現何種神通聖蹟,都不能稱之為「勝義浴佛法會」。
樹空花雨
在這一天的浴佛壇城內,氣氛神聖莊嚴,益西諾布大法王身著法王袍,法相莊嚴無比。一尊悉達多法王子金身銅像矗立壇城,壇城中央有自體重達七百磅、高三英呎的正方形浴佛蓮池,池上有大如車輪的美麗蓮花,浴佛池下方是一英呎高的長方形浴天池。壇城內還放置著九十桶準備浴佛用的香湯,這香湯是用檀香木、沉香、藏紅花等熬製而成的淺咖啡色供水。法會開始,大法王依佛藏修法,剛一起法,草坪上一棵開滿紫櫻花的樹,立刻灑下紛紛花雨,紫櫻花在金色陽光中飛舞,灑遍壇城和幾十桶香湯,天邊祥雲翻滾,法壇似已不在人間,恍若佛國聖地。花雨從法會開始不停飄灑三個多小時,花瓣飄落到眾人身上,而大法王卻未染半片。當法會結束,花雨即刻停止。
法器顯聖
大法王為表顯宗、密乘佛法一體之義,故未派第一流的大德、大仁波切們宣儀和執式,而派漢人法師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隆慧大法師宣儀,覺慧大法師、魁智大法師、若慧大法師、妙空法師執式。隆慧大法師宣儀眾佛弟子向浴佛池灌香湯,在場活佛、法師、居士快速將九十桶淺咖啡色香湯灌滿浴佛蓮池,眾人回座恭請大法王開光浴池香湯。但見大法王手持一白色金剛輪,走向浴佛蓮池,將法器放入池中,此法器如錢幣一半的厚度,大如掌心。佛法法義規定,此金剛輪由金剛總持法王擁有,經總持法王加持後護法菩薩駕臨法器之上,法器會在浴佛法水中行走,上升下降,此後即可修勝義浴佛法會。在場眾人圍在池邊觀看法器,一兩分鐘後,大家果然看到金剛輪在水中行走,沒有人碰觸蓮池,而法器卻在水中前後左右自由行走移動,一會兒下沉水中一會兒又浮上水面,還見到金剛輪在快接近水底時,由金剛輪下發出一道三昧真火紅光。有多人看到八位護法菩薩站在法器上,也有人看到麻哈嘎拉和吉祥天母在金剛輪上神變。眾人法喜油然。
風慶壇城
法器顯聖之後,眾人齊聲恭誦祈請文。突然,一陣大風自西方吹來,原本風靜樹止的壇場搖晃震蕩,紫櫻花在風中翻飛,眾人無比驚奇,一種無法言喻的祥瑞法喜充滿整個壇城,世尊佛陀已聖臨壇城虛空表法!眾人齊聲持咒恭迎佛陀駕臨。強大西風吹拂一陣又戛然而停,風靜樹止如前。吉祥之氣佈滿壇城,在眾人的持咒聲中,神聖浴佛正式開始。魁智大法師迎請悉達多法王子像入蓮池。眾人恭請大法王浴佛,大法王浴佛修法完畢,眾人依序浴佛三次,由覺慧、若慧大法師以哈達擦拭佛像為佛像穿袍、登座。
證量取水
浴佛之後,按儀規要將浴佛香湯轉至浴天池由大法王修法沐浴諸天,這是勝義浴佛法會必須的勝義法定,否則不為勝義,更關係到法會是否圓滿成功。隆慧法師宣儀,請眾人將浴佛蓮池抬起倒香湯入浴天池中。與會眾人紛紛上前,十人為一抬架,卻無論如何抬不起蓮池。後違規用十四位身強力壯的男眾齊力而上,用盡全身力氣,一邊大聲持咒,一邊拉出各種架勢拼命舉抬,直至個個臉漲得通紅,青筋暴跳,蓮池依然紋絲不動,十四個人只好帶著尷尬的笑容退下。要知道,自重七百多磅的蓮池再加進九十桶香湯,已重達四千二百六十磅,除非是大型起重機,普通人就算是世界大力士也別想抬動。眾人望池興歎,無可奈何,隆慧大法師,哭笑不得,無儀可宣,見此情形,法師想到大法王的弟子,來自西藏,能使瑪尼巨石騰空飛行的阿寇娜摩仁波且,便請她出力。阿寇娜摩仁波且說:「我要選一個人協助。 」隨即邀請居美老居士慈仁嘉措一同登臺,慈仁嘉措老居士已證般若空性,長處法身境中,證量非凡,他即是銀盒帶中之大成就者。阿寇娜摩和慈仁嘉措各執蓮池一邊,阿寇娜摩持咒一句「嗡—啊—吽!」兩人雙臂啟動,蓮池竟轟然而起,浴佛聖水被傾入浴天池中,又是一句「嗡—啊—吽!」蓮池再次被二人抬起,法水如銀柱傾入浴天池,眾人大驚駭然,目瞪口呆!十四位男士一起用盡全力都挪動不了的四千多磅的蓮池,竟然在一個年輕女子和一位古稀老者手中施展證量撼然而起,何等威神大力金剛真實佛法的體現!善者須知,他二人沒有天生神力,只因他們跟隨益西諾布大法王修學正法達到高度的佛法證量,才能於此法會完成勝義取水的關鍵儀式。勝義浴佛法會也由此聖蹟而達到圓滿境界。
天龍喜笑
請得浴天淨水後,大法王開始修法浴天,眾人剛唱誦一遍浴天偈,忽然,一陣大風呼旋而至,將帷帳掀起呼啦猛響,唐卡翻飛,撐起帷帳的支架發出嘎吱嘎吱將要斷裂的聲音,連固定帷帳用的沙袋也被吹得啪啪翻起移位,風中,有三分之二的人聽到一陣低沉而巨大的龍吟伴隨滾動的雷鳴炸響在空中,有三分之一的人祇聽到風聲,沒聽到雷聲,更是證明佛法的偉大,同時呈現了不同的因緣。此時烈日當空,好像被天龍的喜吟震顫得更加光芒閃爍!天龍八部駕至浴佛壇城領受佛賜法浴!此時眾人想起,就在法會前幾天搭設帷帳法台時,大法王親臨現場,再三叮囑大家要把法台和帷帳的基座固定得非常好,不能被風吹倒。一位徐姓居士對法王說:「氣象台預報了,這七八天都不會有雨有風。」大法王告訴大家:「法會上自然不會有雨,但修法時會刮起大風,特別是天龍八部到達,威神示現,會有很強的風,因此金剛基座一定要打牢。」幸得大法王提早預言,今日法會天龍喜笑天空,雖強風威勁,法台帷帳卻無恙。
活佛授記
大法王修法浴天、浴天龍八部之後,指示眾人觀看水裡的金剛輪是否有走動,令人驚訝的是蓮池經兩位聖德證量者傾倒法水入浴天池,四千多磅重的法水傾瀉竟然沒有將金剛輪移動半分,法器依然停留在原來的位置,在場有多人看見八位護法菩薩站在法器上對上方吹氣。此時,一位重達兩百八十磅的胖子活佛請求法器施展功力,為他加持消除殘餘業障。法王認可,將法器放在胖子仁波切胸前,開始時活佛覺得法器清涼,但見大法王持咒,手指向空中輕輕一彈,活佛霎時發出一聲慘叫,臉色慘白,猶如孫悟空戴緊箍咒一般,莊嚴五形變態,似不能支撐。那是金剛輪經大法王修法發出三昧真火,溫度遽高,活佛自然無法忍受。這時又見大法王一彈指,三昧真火即刻消失,法器立刻冷卻,活佛瞬間恢復常態,沒有受到任何傷害,只在他的胸前留下了法器的痕跡,大法王授記這位胖子活佛胸前的印跡將於一個禮拜後長出一個浮雕立體法器。胖子活佛十分法喜,感激大法王為他加持消除業障,當場發願誓以最大能力利益眾生。
雲作傘蓋
從法會開始直至結束,有一朵美麗的雲,一直漂浮在壇場上空,雲朵的陰影始終遮罩著悉達多法王子銅鑄像。法會歷時三個多小時,太陽西移,這朵雲也隨著太陽一起移動,像一把傘蓋,為悉達多法王子像遮擋陽光。而僅離法王子像兩三英吋的法台上卻一直陽光照射。
法水收色
法會莊嚴結束,眾人從浴佛池、浴天池取出法水,忽聽一聲驚訝的「咦?法水怎麼在變!」大家猛然看見,原來的九十桶淺咖啡色香湯,瞬刻間變成了清水。佛陀與諸天已將香湯水之功德收走,法會功德殊勝圓滿,與會大眾禮拜讚歎不止。
由益西諾布大法王修法主持的這一場佛史尊為勝義的浴佛法會,七支聖境圓滿,證量取水超凡之功夫,佛菩薩及諸天護法親臨壇城接受佛賜浴水,各種佛法聖境目不暇接,這樣偉大的浴佛法會,才是法義所定真正正宗的浴佛法會,是眾生福報因緣所致的佛法盛事。法會結束時,抬動蓮池的兩位證量者,阿寇娜摩大仁波切請求將浴佛蓮池此一聖物請回西藏,為藏密佛教事業供奉,慈仁嘉措大居士則請求留在美國供奉,大法王以示公平讓大家投票,結果三比二,阿寇娜摩大仁波切敗掉,此浴佛蓮池將由世界聯合國際佛教總部收藏,留在美國供奉。
此時,隆慧法師宣佈:與會眾人將今日修法之功德迴向一位剛剛圓寂的大聖者王程娥芬居士。這位聖者不是任何其他教派的弟子,而是我們至尊恩師總持大法王的親人,依止大法王修學觀音法,五月二十三日在中國四川新都圓寂。記者於二十九日收到來自新都的傳真,這位圓寂的聖者老居士圓寂後聖境空前,大眾悉皆得見五彩祥雲展現,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等呈現虛空,五彩佛光圍繞盤旋大地,老居士頭顯佛光,拾得六十餘枚上妙舍利堅固子,除了圓形還有菱形,成為中國四大叢林寶光禪院史無前例的聖蹟;不僅如此,王程娥芬的丈夫王靈澤大居士一九九一年農曆二月十五日下午在新都縣勞動村街面勸人為善,講述西方極樂聖境,說法完畢,於街面生死自由,就地盤腿圓寂坐化,如如七日不動,臉如生人,也是在寶光寺舉行荼毗,出現若干聖境,荼毗後撿出堅固子九枚,此二位長德均是大法王至親,依止大法王得其正法而了生脫死。

佛法聖跡 – 聖跡三

佛法聖跡 – 聖跡三

毫光遍地 佛光紛飛 聖號三界微震 諸佛現全身

轉載自 台灣時報 二00四 年 六 月 十七 日 智蓮報導

王程娥芬居士及丈夫王靈澤居士學到真正的佛法得大成就

無呼吸功能還活著講話
王程娥芬居士,中國四川新都縣人氏,今年八十一歲,老居士依止金剛總持益西諾布大法王修學觀音法,是大法王的至親。去年突然腰部不適,經四七醫院醫生診斷,認為是骨癌,今年三月,老居士顯四大分解之相,四月十三日被子女送入成都總醫院,經檢查,無骨癌症狀,一切指標正常,心電圖、腦電圖都診斷無病,身體健康。但四月十八日的X光胸片上卻看見雙肺全無顯影,一片空白,醫生十分驚訝,從未見過這種情況。進一步檢查,確定雙肺完全停止工作,沒有呼吸功能了,不能吸氣也不能出氣了。所有人都奇怪極了,沒了呼吸不就是死人嗎?可王程娥芬居士沒有呼吸還照常是活人,而且還能正常說話!有人將一片小羽毛放在老居士鼻孔和嘴巴前,果然眼睜睜看見十幾分鐘過去,羽毛紋絲未動,老居士徹底沒有了呼吸,但卻還正常地活著講著話。醫生們認為這是奇異症狀,這是醫學界乃至整個人類世界的一件奇聞。老居士就這樣在雙肺完全停止工作的情況下,一個多月內能說話能活動。大家當然不瞭解,這就是老居士修持佛法的證量。
大法王定日請觀音菩薩接引往升
王程娥芬老居士住進成都總醫院兩三天,便呈現大德西歸之境。她告訴大家觀世音菩薩已經通知她要接她去西方極樂世界了。她做好後事安排,把胸前掛的佛像,手上戴的飾品全摘下來分給兒女,換上了壽衣,靜待觀世音菩薩到來。她不停地合掌念誦「南無觀世音菩薩」,還叫助念的人都跪下念誦觀世音菩薩聖號,說菩薩已經到了。果然,全病房的人突然聞到異香撲鼻,空中有天樂響起,菩薩駕臨,但老居士卻沒有走成。老居士對大家說,觀音菩薩告訴她,是她遠在美國的親人益西諾布大法王阻攔,請菩薩不要接走。幾日後觀世音菩薩第二次來接,老居士沒有驚動身邊的人,獨自不停地念誦、合掌,旁邊的人聽到她說:「極樂世界好美哦!好多花啊!」這次依然是因為大法王請觀世音菩薩不要接走老居士。記者採訪時,老居士雖然不願多講話,但還是很負責任地一定要親自錄音:「我看見了觀世音菩薩穿的青衣,極樂世界好美啊!還有樓臺亭閣,好多花啊!」
王程娥芬居士已被觀世音菩薩接引往升西方極樂世界
寺廟聯合浴佛法會上眾人將功德迴向王程娥芬居士後,佛像放光長達兩個多小時(上圖),與王程娥芬居士得大法王傳法得大成就息息相關,下圖為未放光前的佛像。佛像為銅鑄實心穿無光面金,現供奉在華藏寺。            佛像放光顯正法
西元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二日,美國洛杉磯時間晚上十一點(中國時間五月二十三日下午兩點),國際佛教僧尼總會主席、高僧隆慧法師被她的大法王上師叫到面前,告訴她,法王的至親王程娥芬居士,將于美國第二天,中國的今天,在中國四川省圓寂,由觀世音菩薩接引往升西方極樂世界。大法王讓弟子隆慧法師在第二天將要舉行的浴佛法會上,公開對七眾弟子宣佈王程娥芬居士圓寂,並將修法功德回向給老居士。大法王又補充說:「你聽清楚,她現在還沒圓寂。明天你們舉行浴佛法會,功德較為殊勝,我不能再請觀世音菩薩留下她了,等我晚上修完法,明天觀世音菩薩就會來接她走。」果然第二日(五月二十三日),洛杉磯時間早上七點,中國時間二十三日晚上十點左右,在隆慧法師到法會現場之前,接到來自四川的電話,說王程娥芬居士已於二十分鐘前,被觀世音菩薩接走。
在當天的法會上,浴佛儀式剛剛完成,眾人將功德回向王程娥芬老居士,忽然所有人看到穿紅色法袍的釋迦牟尼法王子銅鑄像忽然放射極為耀眼的金色光芒,久久不散,歷時兩個半小時才慢慢消失。這與大法王傳老居士如來正法得大成就息息相關,否則歷史上怎麼從未有哪次浴佛會見到佛像放光?
王程娥芬居士圓寂法音飛越太平洋
中國時間五月二十三日晚上九點半過,王程娥芬老居士剛被觀世音菩薩接走,房中那個以前從街上買來的念佛器裡發出的普通念唱聲,突然變成了遠在太平洋彼岸的益西諾布大法王在念誦「南無觀世音菩薩」!大法王念佛聲比念佛器裡原來的聲音要大聲、清晰得多!在場的人感動又震驚,釋心珍激動地錄下了大法王的法音。中國時間五月二十四日晚上十點多,王程娥芬老居士紅光滿面的法體被迎奉到中國四大叢林之一寶光寺中簡易而莊嚴的佛堂。
諸佛菩薩空中現佛光彩虹降地來
中國時間五月二十五日下午四點多,在臨時搭建的寶光寺佛堂,大法王眾弟子靜心念誦「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不多久,所有人都聽到念佛器裡突然沒有了原來的聲音,而變成益西諾布大法王領著許多人在念誦「南無觀世音菩薩」,未久又轉念「南無阿彌陀佛」,後又再誦「南無觀世音菩薩」,眾人激動地隨著大法王一聲聲念誦,釋心珍、釋心恩兩人現場錄了音。約五分鐘後,一道佛光閃耀,投射在佛台和王程娥芬居士的法體上。隨即,空中出現了佛光。所有人都奔出屋外頂禮歡呼,無論是否大法王弟子,無論是否學佛修行的人,都各自看到了奇妙景象。天空中五彩佛光旬旬擴散,一如彌陀經所述,佛光中化佛無數,化菩薩廣坐無邊,光彩擴張至無際之空;四周的雲朵呈斑斕七彩,地上、空中、樹上佈滿金黃、藍色的光團;太陽與峨嵋月同在一處,日月同輝莊嚴吉祥;太陽不停閃爍跳躍,從中化出了無數佛菩薩,很快又化出銀輪和數不清的毫光萬丈的法眼,或化出身著彩飾的雄獅,還有蛟龍!佛光中觀世音菩薩身著長裙殊勝莊嚴,轉而又出現釋迦世尊的頭像比太陽還大;人們的臉上、身上被金色黃光籠罩,凡求加持的人,五彩佛光立即投射到胸前加持,人們不停地跪拜禮讚。當時親見佛光聖境的人法號是:釋智蘭、釋智清、釋心珍、釋心恩、釋心鳳、釋智蓮、釋道榮、釋一宗、釋智廣、釋朝靜、釋念慈、釋念德、釋念真、釋智英、釋智德、釋心應、釋道威、釋智秀等近三十人,佛光聖境歷時足有一小時左右,人人激動歡喜,興奮異常。
荼毗法事降甘露爐中蓮台菩薩顯
中國時間五月二十八日,這一天的氣溫是幾天來最高的。老居士已圓寂多日,法體龕放在寶光寺的簡易佛堂,沒有冰凍,沒有空調,電風扇都沒有一把,活著的人都滿身汗臭,老居士的法體卻散發出濃郁撲鼻的異香,在場所有人都聞到。兩位寶光寺的僧人特來檢查,驚異地說:「這麼熱的天氣,放這麼多天都沒事,地上沒有水跡,還異香撲鼻,確實修得好。」佛堂裡許多人看到佛臺上阿彌陀佛像發出三次強烈的金色光環,每次十分鐘左右,而老居士的照片和法體頭上同時閃爍耀眼的金光。外面的佛光依然絢麗,大法王的弟子都在佛堂專心念佛,寶光寺比丘著急地說:「你們還不出來看佛光啊,天上那麼多菩薩!」
中國時間五月二十九日,王程娥芬老居士的荼毗法事正式舉行,由寶光寺火化大師寂心法師主理。隆重的轉咒法事一結束,火焰開始沖騰,木龕還沒有完全著火,各種佛法聖境出現!五彩佛光圍繞大地盤旋閃耀,看見聖境界的歡呼聲此起彼伏,手機、相機、錄影機舉得高高的,不對焦距,不用取景,全數盡收,到處都是聖境。只見熊熊爐火忽然化作龍神蛟騰,口吐烈火威猛咆哮,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四臂觀音、文殊菩薩手持慧劍頓然現身,「種子字」、金剛、護法、雄獅、鳳凰、蓮花、彩虹...各種奇境隨著爐火的升騰不斷湧現,念佛器裡又發出大法王的念佛聲,忽然甘露從天而降,香甜甘醇,甘露只降在火化爐的位置,周圍任何地方都沒有。聖境的湧現讓人群歡樂沸騰,這是寶光寺火化爐始建至今從未出現過的喜悅場景。在荼毗現場親眼見到聖境的人法號是釋心恩、釋心鳳、釋心玉、釋智文、釋心妙、釋道真、釋道純、釋道之、釋心曉、釋智蓮、釋心源、釋廣修、釋道廣、釋廣聞、曲德達姆、釋智德、釋一增、釋智達、釋智修、釋真雄、釋真德、釋道山、釋德海、釋廣雲、釋智清、釋廣靈、釋智章、釋智明、釋智海、釋廣豐、釋德明、釋德超、釋智博等,還有許多不相識的人,都在那裡高聲讚嘆,就地禮拜。
成就顯赫證量舍利上品上等舍利花
更驚人的是,從王程娥芬老居士的骨灰中,共揀出了六十多枚五彩舍利,黃色白色上等上品舍利花!其中還有菱形舍利,轟動了整個寶光禪院和中國佛教界,這是歷史上極為罕見的的聖跡,是真正的佛寶,真正達到「極樂羅網微妙境,三花等處盡開敷」的聖境。來自台灣的吳祐嘉說,這舍利真是神貝,在尋找舍利的過程中,有一坨巴掌大的骨灰,已經有人找過幾遍了,我竟然在裡面找出了兩顆,我又再細緻地找了一遍,確定沒有了,就在這時,我見到另外一個同學眼睜睜地在我找過的那坨骨灰裡面又找出了三顆。另一位台灣的同學李惠珠得嚴重的富貴手病症,由於觸感不好,祇用三個指頭在骨灰中尋找舍利,她說雖然她一顆也沒找到,但隔天早上發現她那三指尋找舍利的指頭,富貴手症狀全消失了。排隊瞻仰舍利的人絡繹不絕,社會各界人士紛至遝來,寶光寺還特地將老居士的舍利子拍成照片公開請給大眾。
善德王玉花教授之母,王程娥芬居士,修觀音法得大成就,於中國四川新都縣寶光寺火化出六十餘枚多彩舍利子和上品上等舍利花,堪稱佛教史上稀世佛寶,真正達到「極樂羅網微妙境,三花等處盡開敷」的聖境。(寶光寺寂心法師火化拍照)
夫妻雙雙證聖果王老生死自作主
王靈澤大居士於一九九一年二月十五日坐化圓寂,這是圓寂後第五天照常盤腿端坐街面時所拍下來的照片。    正如拉母在「親見勝義浴佛法會的判析」一文中所說:「成就一個王程娥芬也許偶然,而神奇的是娥芬居士的先生王靈澤居士也依大法王修法,一生不談佛法,突於一九九一年農曆二月十五日下午,抬個凳子在新都勞動村街面公開勸人為善,講說淨土功德,讚嘆大法王的法是釋迦體系的真正佛法。有人問,我喜歡觀音法,但不知什麼樣才是最好的?王老居士說:不管他是大法師還是大活佛,你們要特別注意小心,千萬不要學到假佛法。比如觀音菩薩的淨瓶證量很大,我們回過來看一看,你的上師如何呢?如果他沒有本領證量取水傳法灌頂,戒行又不好,那就是書本上的通俗法,莫如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功德大。真觀音法不文取水就要武取水,武取水以兩個人或一個人要把四、五千斤的浴佛池水提起倒出來,這是真佛法。文取水是你暗地裡準備一衣缽,上師不能看見,你當下盛滿水拿出來,上師在你面前當下修法,水馬上會透出衣缽向你的面前流過來,就如觀音菩薩的淨瓶聖水,一切凡間的容器都無法盛裝淨瓶中的聖水,它會穿出來的,有了穿缽的聖水灌頂學法,才能洗掉你多生的業障,才是真觀音法。我學的就是益西諾布大法王傳的這個真佛法,水穿出來了,所以我現在要到極樂世界了。王老居士說法完畢,將凳子推在一旁,就在街面房邊坐地盤腿,當下就圓寂了,他說明了大法王所傳佛法生死自由的偉大。
老居士圓寂後,依照佛教的規定,圓寂後七日不能動其身,所以就地在公眾街面莊嚴盤坐七天七夜,端正如鐘,也是在新都寶光寺火化出十三枚堅固舍利子。筆者在新都寶光寺還以人民幣二十圓的價格,買到一張寶光寺公開售出的王程娥芬居士圓寂後火化出的舍利和舍利花照片。筆者還瞭解到,並看到實況錄影,大法王的弟子很多都是世界第一流的高僧,台灣第一流的高僧老和尚、大陸與香港第一流的高僧老和尚、大活佛、美國第一流的高僧、大活佛都拜大法王為師,而有很多弟子都是夫妻雙雙生死自由,有的念佛盤坐結上特別手印而往生,有的圓寂後肉身大放毫光,有的肉身不壞,成為肉身舍利。而最為厲害的是,大法王通常是提前告訴他的弟子們某人將於甚麼時候圓寂,讓法師們提前去助念往生,法師們得到通知時對方是活人,而到場後對方已坐化。這是甚麼概念?只能說明這是偉大佛法的真實所在。」
王靈澤大居士圓寂後荼毗所得的十三枚堅固舍利子。
一位常在寶光寺拜佛的麥姓居士激動地告訴記者:「這些年,我一直在著急啊,拜了很多大法師、大活佛,還是沒有學到真佛法,就怕生死關頭到來。念佛當然是天天念,但自己是咋回事自己最清楚,自己是不是凡夫自己最曉得,沒學到真佛法的啊。不止我一個,周圍大家都是這樣的,到時候肯定要去輪回,很可怕的,我都跟佛菩薩求啊,求學到真正的佛法。這幾天看到程娥芬老人家大成就的聖境,我就曉得是佛菩薩加持我了,讓我找到了!我們幾個師兄商量了,要想盡一切辦法找到那位教程娥芬居士大成就的師父,我曉得他才是真正的大聖者,我們還聽說程娥芬居士的先生也是生死自由坐化的,也是他老人家傳的佛法,我們不找他找哪個呢?當然要找。他老人家才能解決我們的生死問題,我們一定要真心誠意地去找!」

佛法聖跡 – 聖跡四

佛法聖跡 – 聖跡四

四川唐氏又獲大解脫,舍利二百多顆

轉載自法宗時報二00四年九月十五日記者蔡嘉樂報導

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的弟子一批批大成就  四川唐氏又獲大解脫,舍利二百多顆

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弟子,四川成都新繁人氏唐謝樂慧,法名釋心會,享年八十四歲,於二零零四年八月三十一日中國農曆七月十六日晚子時,由阿彌陀佛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唐謝樂慧,親友稱唐婆婆,她一家老小都依止大法王修行多年,她常對人說:「我的兒孫們都能跟著大法王上師學到正法,這是我這一輩子最高興最驕傲的事情。」唐婆婆對大法王無比恭敬,大法王對唐婆婆慈悲關懷。一次唐婆婆患肩周炎,手舉不起來,疼痛難忍,大法王安慰道:「沒關係,我給你紮一針就好了。」時值隆冬,大法王隔著幾層厚厚實實的冬裝給她紮了一針跑馬神針,當時就痊愈!多年後唐婆婆講起此事,神秘與驚奇依舊。
今年六月的一天,她對家人說:「昨晚我看見一個好高好大的護法神啊,臉都有門那麼大,他告訴我今年下半年我要往升極樂世界了。」她所指下半年,是從中國農曆七月始至十二月。八月十五日,即中國農曆六月三十日,唐婆婆顯彌留境,家人即刻報告大法王,在大法王法力關照下,當晚唐婆婆就變得十分安詳平和,不僅唐婆婆安詳,居所屋內屋外整個園子都一片吉祥。第二天,即農曆七月初一中午,前來助念的幾位佛弟子看到天上飄著一條雲紗組成的哈達橫貫長空。晚上,一向陰雲密布的成都盆地天空,單單就在唐婆婆居住的院落上空,突然洞開一片清澈晴朗的夜空,繁星點點如鑽石般閃爍。就在這一晚,唐婆婆開了頂。
唐婆婆依照大法王開示一直努力用功持咒念佛。她每天僅喝一點葡萄糖水,以禪為食,所有的時間都用來做功課念誦阿彌陀佛和大法王聖號,如此用功二十多天,頭腦清醒說話自如,口中放出異香,周圍鄰裡驚詫不已。
八月三十一日即農曆七月十六日晚十一點左右,唐婆婆女兒唐玉蓉給母親梳頭,梳著梳著,唐婆婆忽轉身右側,呈吉祥臥式,唐玉蓉看到母親突然展顏微笑,一股熱流遍滿頭頂,笑容定持,屋內一片明朗吉祥,唐婆婆一動不動了。唐玉蓉立即找人報告大法王,大法王說:「她已經圓滿道果,成就了。」唐玉蓉再回頭看母親,此時只見唐婆婆的臉色、膚色都轉成微紅色,正是阿彌陀佛接引往升的殊勝跡象!在場親友及助念者激動不已!
九月六日即農曆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唐婆婆法體在四川新都寶光寺轉咒荼毗。轉咒火化前就有法雨甘露加持。轉咒一開始,火化爐中聖境頓然呈現!念佛恭送的人群立刻響起一片沖天的掌聲,聲聲佛號中伴隨著驚呼聲、喜極而泣聲、歡笑聲、發願聲,熊熊爐火中,紅色、藍色的光芒不斷閃耀,光芒中飛出火鳳凰、金翅鳥,金龍護法、金剛護法儼然威立,吉祥虎周身放光,金獅口吐青蓮、眼放青蓮,仰諤益西諾布總持大法王的法王相、頭陀相、大師相一一呈現,阿達爾瑪佛、阿彌陀佛、觀世音菩薩、彌勒菩薩、宗喀巴大師慈悲顯現於朵朵蓮花中,極樂世界的樓臺亭閣還有巍巍須彌山也同時出現!唐婆婆的腳下和手上出現雙層蓮台,托著她盤坐其中,滿臉笑容,全身放射藍光冉冉融彙於佛菩薩的光芒中!佛國聖境不斷呈現,火化爐前歡呼震天,人們激動地大聲持誦大法王的聖號,淚流滿面大聲呼喊:「南無大法王上師!南無阿彌陀佛!以後你們一定要把我的母親接走啊!」「南無大法王上師啊!我一定跟您好好修行,南無阿彌陀佛您一定要來接我啊!」「佛法太偉大了!我一定要大成就!」「大法王上師您的佛法太偉大了,你教一個成就一個,教兩個成就一雙,我們眼睜睜看到個個成就,您太偉大了!」恭送唐婆婆到極樂世界的荼毗法會頓時變成了發願法會,許多人哭著發願跟隨大法王修行學佛並為家人回向功德。在火化現場親見聖境的佛弟子法號是:釋心珍、釋道品、釋心蘭、釋心恩、釋廣靜、釋道之、釋明西、釋智元、釋智化、釋真華、釋真蓮、釋心榮、釋心乾、釋德峰、釋智風、釋德玉、釋智達、釋德昆等。
當天晚上,在唐婆婆的骨質和骨灰中,共揀出了二百六十三顆異香撲鼻的舍利堅固子。這真是佛史上的又一奇跡!
茫茫人世,唯生死最叫蕓蕓眾生驚恐顫慄,那是凡夫人類永遠無法逾越的恐懼深淵。然而現在,我們有幸親眼看到,生死,對於虔誠依止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修學的佛弟子來說,似乎是小菜一碟,因為大法王擁有佛陀當年的真正佛法。大法王座下生死自由,往生極樂,殊勝成就者,一個接著一個,峨眉山十三代祖師開化寺方丈生死自由,肉身不壞,王靈澤老居士、王程娥芬居士、闕祥壽居士、趙賢雲居士、美國的聖召夫、馬爾克夫人及此次的唐謝樂慧居士等等諸多大法王弟子都無比吉祥地往生極樂世界,徹底遠離了生死輪回的怖畏苦難,這些實實在在發生在我們眼前的聖跡,讓我們清醒地瞭解了一個不容置疑的事實: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真正的如來正法,就在這個世界!這就是真正的佛法!

佛法聖跡 – 聖跡五

佛法聖跡 – 聖跡五

西方佛國天窗開 極樂聖境大家看

轉載自華盛頓新聞二00四年九月二十五日

幾天後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又一弟子獲大解脫
盧全芳居士證道阿彌陀佛接走舍利堅固子四十九粒

前幾日,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有唐氏弟子得大成就獲舍利堅固子二百六十三顆,現在大法王又一大弟子盧全芳居士,九月九日由阿彌陀佛接引往升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讚嘆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之無上如來正法,打開佛國天窗之門二十九個小時,任眾人觀看佛國之景;仰諤大法王之法王像神奇地放出毫光加持有緣眾生長達三小時!
盧全芳老居士乃四川成都人氏,她和丈夫王光明居士早在上世紀五零年代便已皈依佛門,得大法王灌頂傳法。那時他們在西藏工作,有緣受藏密大仁波切指點,告知最好最高的佛法在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處,夫妻二人便千辛萬苦把自己的兒子送到當時未滿七歲的大法王面前,一家三口拜師,隨後夫妻倆毅然將兒子留在大法王身邊接受調伏聞法。他們對大法王十分虔誠恭敬並精進修持大法王所傳之法,近兩年有人在社會上散佈謠言誣陷大法王,夫妻二人義憤填膺,奮起譴責造謠惡徒編造謊言誑惑大眾之惡行。去年十一月,王光明居士因其虔誠心,依循大法王佛陀般的証量,飛遷極樂世界,火化出舍利堅固子十一顆。這次盧全芳居士于二00四年八月中旬告知兒子王敏,她要西歸。王敏幾次打電話給大法王,想留住慈母,母親知道後告誡兒子:「學佛修行就要知道因果不昧,我的塵緣盡了,法緣已滿,法王上師會送我去極樂世界的。」
果然,九月九日午時,盧老居士突然開頂,頂骨如棉,正此時室內一片五彩吉祥之光,阿彌陀佛駕臨接引,只見阿彌陀佛老人家的紫金缽在一團巨大無比的白色佛光映襯下慢慢降下,缽中紅色的蓮花鮮艷欲滴,大家﹁嚓嚓﹂兩聲搶拍下這極其難得的兩張聖景,在天樂聲中,盧老居士學佛陀以吉祥臥式,於佛光中往升西方極樂世界。
次日法體安奉到中國四大禪院之一的新都寶光寺佛堂,剛安奉完畢,大法王的法王像忽然放出毫光,有彩色佛光團團圍繞,還伴著撲鼻異香。消息傳開,助念恭送的人越來越多前來觀禮,晝夜聖號不停。九月十日晚,大法王的西藏大活佛弟子們和喇嘛弟子們長途跋涉趕來助緣做法事。十一日晚,念佛器裡傳出遠在美國的大法王念誦佛號的震撼聲,僧眾居士們感動不已。
十二日中午,史無前例的聖境顯現!佛堂懸掛的阿彌陀佛畫像胸前,突然打開了一扇極樂世界的天窗,直接展現極樂世界景象!群情沸騰,人們驚喜得難以自持。透過阿彌陀佛畫像上的那扇佛國天窗,一切有緣者,人人看到了阿彌陀佛,連佛陀頭上的佛髻都清清楚楚,看到觀世音菩薩身著白衣手拿楊枝,還有大勢至菩薩;盧老居士在天窗中念佛,嘴不停在動,眼睛也在眨,頭一搖一搖的,和她生前念佛的樣子完全一樣;原昭覺寺住持清定法師也出現了,坐在椅子上笑眯眯的點頭;當身著紅色法袍、頭戴法冠的仰諤大法王法像出現在天窗時,人群爆發出激動的呼喊:「上師,我看見您了!」「大法王上師啊,跟著您,什麼生死我們都不怕了!」「大法王啊!我們全家都要皈依您!我們要跟您老人家學到真佛法!」人們被聖境震懾了,無法控制情緒,只聽到一片驚嘆聲、呼喊聲、頭頂到地上的咚咚聲...。晚上八、九點鐘,火化處的人越聚越多,人們從四面八方趕來看天窗顯極樂世界聖境,接受阿彌陀佛加持。許多人趕回家接來父母、子女,老人孩子們個個見到佛國聖境,連晚飯都顧不上吃,成排安坐下來虔心念誦南無阿彌陀佛聖號直到深夜。天窗極樂聖境不斷變化顯現直到第二天下午五點,長達二十九個小時,成為歷史上佛門的奇跡。
九月十三日上午,天空佈滿五彩佛光,中午一點多鐘,大法王的法王像突然放出白色毫光,不停閃射,加持有緣眾生長達三個小時之久,人們浸浴在大法王的佛法加持中驚喜歡呼,頂禮膜拜,場面感人至極!
下午五點,念佛的弟子們排著長隊把盧老居士的肉身送進火化爐,肉身經過之處異香陣陣。僧眾喇嘛的轉咒法事還未進行,老居士胸前的木龕上就已籠罩著佛光。從木龕的縫隙中透出紅、白、黃色三种光芒!剛一點火,盧老居士的頭頂就出現銀光透明的圓形法器!法器中間為四方的孔,四角都有聯機至法器的邊,就和大法王之弟子恆性嘉措仁波切發心磕長頭禮拜臺灣島一千一百公里,代眾生受苦,臨行前他請到大法王法像時頭頂出現的圓光一模一樣。火化過程中,聖境不斷顯現,蓮花朵朵湧出,大法王法像、西方三聖、彌勒菩薩出現,金剛護法、龍神護法環立左右,火鳳凰在爐火中翻飛,還有極樂世界的樓臺亭閣美景連連。火化爐前人們法喜跪拜,激動的淚水、歡樂的笑聲撒滿寺院。
火化完畢,大家從盧全芳居士的骨灰中共獲舍利堅固子四十九粒。
記錄到這裡,筆者忍不住要問一句為什麼?為什麼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座下的弟子,一批一批都得到大成就,都脫離了生死輪回之苦,且聖境空前無人能比?答案只有一個:因為大法王他老人家的道德高潔無比,是擁有佛陀當年真正偉大佛法的大聖德!正因為如此,才圓滿了勝義浴佛法會七支聖境現前,才能傳真正佛法讓從未涉獵藝術的十二歲的金巴仁波切在五個月內成了世界級藝術家!各位善知識,舉世無雙,真正解脫生死苦厄的如來正法一次又一次展現在我們面前,難道我們還要愚昧不醒,不知何處覓得解脫嗎?

佛法聖跡 – 聖跡六

佛法聖跡 – 聖跡六

多杰洛桑法王法駕佛土

轉載自台灣日報二00四年九月二十七日劉一之紀實

多杰洛桑法王法駕佛土 金剛體燃燒六小時 出現一百四十一枚舍利

多杰洛桑老法王是仰諤益西諾布大法王座下弟子,貫顯神通,表露佛法,有《聖僧鐵記》一書記載。他多年跟隨仰諤大法王上師學佛修行,晝夜不眠不休,連床舖都沒有,只有一個蒲團隨身。洛桑深得大法王上師傳承,感恩涕漣,發宏願要依師度眾生。但是,這位有著非凡因緣的洛桑卻多處顯露神通,不顧影響,由於因緣所至,障業現前自成阻隔,於二00一年四月被深圳公安局關押,無緣隨師修學,二00三年七月法庭開庭審理,無有定罪,當時接到四川羅萬寺,整日無事,信步遊走鄉間,時常兩眼凝視虛空,觀修行持,沒有言語。可惜的是,他與眾生法緣已盡,無法再為生說法。早在二00三年八月,蔣貢康欽仁波且就在他的記實中載明,洛桑曾明確告訴:他將於明年八月離開人間,要蔣貢康欽仁波且藏起來修法,今後有機會度眾生,要把至高無上的法王上師之大法傳給善士。不要忘了,仰諤大法王上師是在這個世界上掌有佛陀正法的最高法王!蔣貢康欽仁波且把全部過程作了記錄,此記錄在洛桑未圓寂前之二00四年陰曆六月即在美國僧尼、居士中宣讀,又於二00四年陰曆七月在基金會公眾宣讀。多杰洛桑法王最終於陰曆八月初二卯時圓寂,離開人世間。
洛桑住世後期,有王智英居士一直為他照料護關,智英居士非常直爽地告訴他:「法王,您千萬別在夏天離開,這麼熱的天氣,我收拾不了。」洛桑也很坦誠地承諾:「你放心,我不會在熱天圓寂,我要等八月秋涼了再走。」洛桑一輩子生活簡單,法務正見,不執著世法,走之前只對大家說:「我走了,多念點佛就好了。」陰曆八月初二,他便兌現承諾圓寂了。寶光寺的比丘趕到他的住處,接他到寶光寺。
火化洛桑的那天下午,所顯相境各式各樣,十分異別。圍著念佛的僧俗四眾各自對境都有著各自特別的感受,有人心裡嘀咕:這個法王生前那麼厲害,但現在完全不像大成就的樣子,現病態圓寂,這根本就算不上大成就者。有人則指他怕難、怕苦不度眾生,犯密宗十四根本戒。有人說他破戒顯神通,是佛教的大戒,也有人說他証量非凡,實乃大道之顯。終於,法持居士按捺不住站出來當眾懺悔:多杰洛桑法王並非普通人,他所顯的無常相是為教化我們,我們並沒有生起無限的恭敬心來面對,反起分別見。他提議大家都應借此好好觀無常,生起無限的恭敬心為老法王送行,一個成就者一定有佛菩薩殊勝吉祥的顯法。此時,很多人也當眾作了懺悔,人生如夢,無常迅速,無論貧賤與高貴最終都同樣留下一具臭皮囊。大家生起無限的恭敬心念佛觀無常,並發願為眾生祈福,祈禱國泰民安、祈禱風調雨順、祈禱世界和平。萬萬沒有想到,此時大日如來的毫光佛境很快展現加持眾人,照相機、攝像機紛紛開啟,貴公居士一連拍下三張大放毫光的太陽,太陽中心都有一個圓形的翠綠色圖案,與仰諤大法王上師大師袍帽沿上那塊綠翠完全相似,看到這個顯境表法大家高興得沒法形容。
下午四點二十分點火了,大家圍著火焰升騰的洛桑,有的念誦「南無阿彌陀佛」,有的念誦「心經」,有的念誦蓮花生大師心咒,有的念誦觀世音菩薩心咒,有的持瑪哈嘎拉咒,大火像火龍一樣在爐中盤旋,火龕箱體燃成一個火球,但此時突然出現了洛桑老法王威嚴的頭像,大眾一下子興奮起來,不約而同一齊大聲轉念六字大明咒。負責火化的比丘寂心師先後往爐子裡添加了四推車柴,他說:從來沒有燒過這麼多柴。一陣熊熊烈火之後,估計他已化為灰燼,但這時突然顯露出老法王的頭和身體,一點也沒有著火燃燒,衣服早已燒光,但是頭和身體照常無法著火。這時不由得筆者想起密勒日巴祖師在凡火中不能燃燒的記載,今天竟然展現在眼面前,實在不愧是金剛多杰洛桑法王,眾人這才明了金剛之體不著凡火的妙義。洛桑法王盤坐火中顯大黑天境,眾人大聲持咒,請求著火焚體以取舍利,方聽到「啪」一聲,法王之身子骨終於著火了。轉咒荼毗結束之後,洛桑生前的一套僧衣被送進火爐,爐內頓時連連閃光,隨著大放光明,並且發出陣陣撲鼻的異香,大眾一片歡呼。
通常情況下火化的全過程只需要一個多小時,可是洛桑法王一共燃燒了六個多小時,實在世所罕見。可想而知他本該是何等的金剛之身,怎奈他過多張揚神通失之慎覺,遇到因果成熟,不得已提前告知蔣貢康欽仁波且他要離開了。火化後拾得舍利子一百四十一粒。其金剛不壞火化六小時之表法及拾得舍利堅固子法物,徹底證明洛桑確實學到了仰諤大法王的如來正法,可惜的是,他不應該離開人間,而應住世宏法度生。
寫到這裡,想到在火化過程中有人說多杰洛桑不是法王,我們不禁要問:如果多杰洛桑是一普通凡夫,為什麼他能提前預告圓寂時間?為什麼他能金剛不壞,竟燃燒了六個小時,破歷史紀錄?為什麼火化後還拾得一百四十一顆舍利子?
多杰洛桑法王荼毗火化後拾得的141枚舍利子。凡夫怎麼有此聖物呢?而在我們台灣,幾十年來,只有一個廣欽老和尚火化後有舍利子,而且才火化一個多小時就燒盡了。所以,這足以證明多杰洛桑不是世俗空頭理論的佛法,只有真正的佛法才有這樣聖跡的展現。由此,我們不由再想一想,平時,我們大家都在說「佛法難求,正法難遇」,而現在,仰諤大法王的如來正法展現了,他座下的弟子一個個都得到大成就,難道不應該想一想我們的了生脫死該如何面對嗎?

《 極聖解脫大手印》

第三世多杰羌佛辦公室 第十四號公告 (07/16/2010)《 極聖解脫大手印》